天津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月嫂、育儿嫂、钟点工/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

天津生活家政网

天津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天津家政生活网 > 天津钟点工 > 天津开荒保洁 >  > 正文

小说:侍卫给他找了个美人,他心情很好,把他身边的女仆

发布时间:2019-07-04 12:29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

小说:侍卫给他找了个美人,他心情很好,把他身边的女仆赏给侍从

  仆从口中的少爷德林,长的倒还算人模人样的,但他的品性,完全对不起他那张人脸。

 

 只见他一对色眼直勾勾的盯着廉思思,淫邪的笑道:“噢,真是完美,完美极了!我觉得非常不错,莱西,你很好,这次给少爷我物色了这么极品的美人。你不是一直垂涎我的贴身侍女凯琳么,哦,请不用这么看着我,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么?不过现在我决定把她送给你了,调 教了这么久,她床上的活儿可是好的很呢。”

 

 莱西闻言欣喜若狂,张口就是一通马屁:“噢,赞美太阳之神!我这一生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跟了英明伟大的德林少爷您,是您照亮了卑微的奴仆我前进的道路,是您带领我看到了人生的光明。”

 

 他已经想象到了自己身下压着凯琳狠狠鞭笞她的美妙场景,小腹下顿时一阵火热,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去将那小骚 货疼爱的死去活来。

 

 德林很享用的接受了马屁,肆无忌惮的对廉思思吹了声口哨:“这位美丽的小姐,跟德林少爷走吧,德林少爷有花不完的钱供你肆意花销,来吧,让我们做一次毫无保留的沟通了解彼此,我很温柔,不会弄疼你,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说着他就伸手向廉思思抓来。

 

 廉思思很平静,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刘狂早就握紧了拳头,他已经出离愤怒。

 

 廉思思在自己心中是这么美好,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她,就算只是言语上也不行!

 

 他的脚底浮现出一圈晶蓝色六芒形三重战纹,整个人变得更加修长挺拔,他的外形有了微小的变化,身体的流线变得非常柔和,头发无风自动,像是有风在他身边环绕。

 

 这是他的战纹带给他的改变!

 

 战纹,是黎明战士突破到9等兵,光芒符文第一次实质化时,在光芒符文中自然描绘出的一种特殊图纹,这种特殊图纹在战斗中释放出来后,能临时对自身某个部位的外部形态或内部结构进行改造,增强相应部位某些方面的能力,这个改造其实可以称为“变身”。

 

 战纹分很多种类,作用有大有小。

 

 同作用在手臂上的战纹,有的增加速度,有的增加力量,有的则能同时增加速度和力量;作用在眼睛上的战纹,有的增加视力,有的却只增加眼睛防御。从这就可以看出,有的战纹很实用,而有的战纹很鸡肋,像单单增加眼部防御这样的战纹,在实战中就基本没有什么用处。

 

 往往战纹能决定一个黎明战士的发展方向,拥有增加听觉的“地听战纹”的人,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密探,而拥有增加视力的“天眼战纹”的人,则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斥候,等等。

 

 而同种战纹之间又有优劣之分,从一重到三重不等,一重战纹能力加成最小,三重加成最大,基本上人拥有的都是一重战纹,然而此时刘狂脚下亮起的,分明就是最高的三重战纹。

 

 三重战纹,对于亚特雷亚绝大多数人来说,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整个亚特雷亚上拥有三重战纹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一重战纹到三重之间的差距,是以几何倍数增长的,打个比方,如果一重“地听战纹”增加的是“1”的听觉,那么二重“地听战纹”增加的听觉就是“2”,而三重加的就是“4”,可想而知,三重战纹是多么的变态。

 

 更恐怖的是,刘狂脚下的三重战纹,竟然是增加全身速度的“风行战纹”,属于最完美的全身类战纹,全身类战纹比起局部类战纹,自然是好过太多了。

 

 德林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猛的哆嗦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刘狂的变化以及他脚下亮起的战纹——三重“风行战纹”。

 

 虽然他是一个纨绔,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风行战纹”这样的全身类战纹,天族学校的教科书中不知道出现了多少遍,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其实全身类战纹并不是很罕见,罕见的是三重战纹,而现在眼前是三重的“风行战纹”,这个搭配实在是太恐怖了,他甚至不敢想象这样的战纹到了一定时候能发挥出多么逆天的速度来。

 

 他心里开始发怵,自己低估了刘狂的实力,来之前他叫人调查过,刘狂两人只是刚刚出现的天行者,不会有多少实力,虽然听说天行者之间护短,但那个强大的天行者霍元甲半个月前就走了,所以他才敢欺上门来,甚至没带上一个家族好手。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刘狂已经是拥有了战纹的黎明战士,而且这战纹还是这么恐怖的三重“风行战纹”,此刻的他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就算要再找刘狂麻烦,也要回去自己家族召几个好手再来。

 

 然而,德林此时想要缩手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刘狂已经动了,他的速度远快于德林。

 

 只见他狠狠的抓住德林的右手用力一扯,“咯”的一声,德林的肘关节毫无悬念的脱臼。

 

 紧接着刘狂抬起一脚狠狠的把他踹出三米开外。

 

 刘狂怕踹死他,并没有用上全力。

 

 饶是如此,德林还是被踹断了三根肋骨,倒在地上惨叫。

 

 8等兵的力量,不是德林一个普通人能消受。

 

 德林咬着牙面露狰狞,他心中发了狠,就算是三重战纹又如何,眼前这小子现在还只是个弱者,既然敢对自己下手,就要有死的觉悟!

 

 他冲着两家仆大喊道:“该死的,给我杀了那男的,抓住那女的,我要操 死她啊!竟敢冒犯德林少···”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刘狂已经一脚踩在他的嘴上,踩落他半口大牙。

 

 刘狂冷哼,冰冷的眼神盯着作势上前的两个家仆。

 

 两家仆看情形不妙,他们也知道三重战纹的恐怖,心下有些胆怯,但还是抽出腰间的长剑刺向刘狂。

 

 面对武器,刘狂心中有点发毛,才发现自己没有武器也没学过招式,空有8等兵的实力等级,却没有太多发挥的余地。

 

 刘狂虽然已经是8等兵,身体还是脆弱的,当下也不得不小心躲避,所幸因为“风行战纹”变身的关系,刘狂的速度远快于常人,两家仆一阵劈砍愣是连他的边都没挨着。

 

 刘狂在速度上占了绝对的优势,找准时机闪到两人背后狠狠的给他们来了几脚,两人便倒在地上呻 吟不起。

 

 只是刘狂的手臂也不小心给划了一刀,伤口挺深,痛的他直咧嘴,眼前没什么东西可包扎,他学着电影里撕下点衣服胡乱包扎了下。

 

 收了战纹,刘狂顿觉体内一空,不禁暗暗咋舌,变身消耗光元力的速度实在惊人,他拍了拍手,邪笑着向躺在地上模样凄惨的德林走了过去。

 

 德林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刘狂,有点底气不足的叫嚣道:“小子你死定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冒犯了谁,我最后给你个机会,你自尽吧!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自尽,我可以不杀这美人,否则的话,你们都得死啊!”

 

 刘狂彻底无语,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极品,现在他倒在地上,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上,哪来的这种优越感。

 

 不过刘狂没打算杀他,毕竟来自华夏和平年代的他,对杀这个字理解的还不够深刻,在华夏时候他看自己老爸杀鱼都觉得残忍,何况是杀人。

 

 他转头想招呼廉思思走,想着她肯定吓坏了,廉思思却只是有点担忧的看着他受伤的手臂,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害怕,显得很平静。

 

 刘狂有点错愕,这不合乎常理,这种时候她应该很害怕的躲进自己怀里让自己趁机大肆疼惜才对,这才是作为一个好妹纸应有的反应。

 

 这时围观人群分开,出来不少军装打扮的人,这些人是德兰小镇警备厅的人员,负责治安。

 

 刘狂暗叫不好,在这呆半个月了他自然知道天族国家也都是有律法的,眼前这事情真要算起来,还是自己先动手打的人,追究下来就有麻烦了。

 

 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天行者是这里唯一的东方面孔,太显眼了,刘狂再没脑,也不敢轻易跟国家机器对着干,他选择静观其变,但也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尊敬的莫加比长官,您可要为我主持公道,我德林,自幼就是一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为了祖国的安宁,我甚至去过西部边境为祖国抵御龙族的入侵。可就在今天,你们的好公民我,吃过晚餐在街上散步的时候,无缘无故就遭到了这个暴徒的袭击!要是你们再晚一步,我就要死了,这对我们伟大的祖国,绝对是天大的损失!”

 

 德林声泪俱下,愣是把自己说的比洁白的羔羊还要纯洁,还要无辜,他偷偷塞了一把钱到警备厅这次带队的队长莫加比手中,指着廉思思说道:“这是我的妻子,他不仅袭击了我,还动手抢走了我的妻子,没错,他一定是垂涎我妻子的美丽才袭击我的。长官,请一定要把这种危险的暴徒清理掉,否则大家都会感到不安。”

 

 刘狂目瞪口呆,这种颠倒黑白,栽赃陷害的手段可真让他长了见识,德林塞钱的小动作他也看在了眼里。他打心底厌恶德林这种胡作非为不把他人性命当一回事的混蛋,但就事论事,他觉得这种栽赃陷害的手段非常值得自己学习,绝对是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风骚神技。

 

 莫加比听着德林的话翻起了白眼,混蛋,你瞎编也编的靠谱点行么,全德兰的人都知道你什么德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两人才是一对的,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嘿嘿,谁跟钱过不去呢?

 

 看到莫加比的表情,刘狂心中一紧,抓住了廉思思的手,向她传递眼神示意,两人已做好逃跑的准备。

 

 对方十多人,拼命是蠢蛋!

 

 不过警备厅抓人,也是要讲根据的,人证、物证都是要的。

 

 莫加比向围观的人群喊道:“情况是德林先生说的这样么?”

 

 他只等有人点头应是就下令抓人,但是所有人都很默契的摇头。

 

 他懊恼,指着刘狂问众人:“我想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国家最诚实的公民,请不要包庇罪犯,请老实的告诉我,他有没有对德林先生施暴。”

 

 众人仍旧摇头。

 

 莫加比气得跳了起来:“该死的,你们这些混蛋!你们这些暴徒!国家的蛀虫!毒瘤!只要谁指证他对德林先生施暴,他的家庭将获得一个警备员的名额。”

 

 有人心动了,警备员意味着国家饭、铁饭碗,过上舒坦日子,他们这些小民众,活着不就是求个好生活么?

 

 可边上看出这些人意图的人用狠狠的眼神逼回了这些人的心思,这些人突的想到,自己要是指证了,就站在了民众的对立面,那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要知道德兰小镇的民众,大多都崇敬天行者。

 

 这还只是小问题,更重要的是,天行者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自己在里头不出声的话德林再凶恶也拿这么多人也没办法,可要是自己出面指证,就等着天行者的报复吧,他们可都知道前些日子还有个强大的叫霍元甲的天行者在镇上走动,那种大人物,掐自己还不是一掐吧一个死?

 

 所以,照旧没人吭声。

 

 不得不说,亚特雷亚的民众很多时候比华夏的民众要聪明的多。

 

 莫加比简直要气炸了,但实在找不到抓人的理由,只好狠狠把钱塞回德林手上,气呼呼带队离去。

 

 刘狂松了口气,对众人鞠躬道:“非常感谢大家。”

 

 他觉得这个小镇很好,要是在华夏遇到这种情况,早被卖到哪去了都不知道。

 

 “我没有杀过人,所以你很幸运,但请不要再打扰我们,不然你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你得罪的起的,请允许我叫你一声人渣,德林先生。”

 

 刘狂冷冷甩下一句话,拉上廉思思从容回家。

 

 原地,德林眼中闪过一道极其狠厉的光芒。